白茹殷浔小说阅读

  • xpjwv.cn   来源:宁宁网   2020-09-06 18:20:41  

白茹殷浔为主角的小说叫《》,为您提供白茹殷浔小说阅读,冥中注定鬼夫欺上身讲的是如同一个可以被随意丢弃的破布娃娃,我被丢到了床上。即便这床再软,我也还是觉得腰好像要被摔断了。

内容精选:

对上他那双幽深如同寒潭的墨眸,我的心又再度失速跳着。

“对了……”我吞吐着,“我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这很重要?”他不答反问。

我颦了颦眉,难道这不重要吗?

可是,在他来到我的身边,那清润的气息随着呼吸涌入我的肺腑时,我的舌头好像打了结。

他拥我入怀,紧跟着,吻如同雨点一般落下,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知道不应该,却还是不受控制的抱住了他。

那冰冷的气息让我甚是疑惑,然而,此刻,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一夜缠绵,翌日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我全身酸软,看着身上留下的那些羞人的痕迹,脸烫的厉害。

“喂!”

不知道他叫什么,我只能这样喊。

看了一眼地上被撕碎的襦裙,我叹了一声。

“吱嘎——”

房门打开,我脸上一阵烧烫,赶忙缩回到被子里。

他手里拿着一件橙色的襦裙,不发一语的丢给我。

我愣怔不已。

这人也真的是个怪人,白天冷冰冰的拒人千里,晚上热情如火,我甚至觉得他这人怕是久居,所以心理有点儿问题。

原本打算今天就告辞离开,然而,那门任我用了多大的力气,也还是打不开。

而他又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有些无聊,我只能在这屋子里转着。

摆设偏中式,最吸引我的是那幅画。

画中的女子也是一身襦裙,笑起来很美。

这女人是谁?

就在这时,我感觉一股寒意自后背袭来,不由心悸了一下。

“谁让你进来的?”

那压抑着怒火的冰冷声音刺入我的耳膜时,我止不住打了个哆嗦。

扭头看去,对上他那双冰冷的毫无温度的眼眸,我有些委屈。

“你凭什么吼我?”

他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如同电视里的那些会轻功的大侠一般,只是眨眼间便飞到了我的面前。

此刻,我终于感到了危险,甚至,连呼吸好像也停止了。

他很不温柔的抓着我的手腕,将我带出那个房间。

如同一个可以被随意丢弃的破布娃娃,我被丢到了床上。

即便这床再软,我也还是觉得腰好像要被摔断了。

他步步走近,危险而冰冷的气息将我包围,我心紧不已。

我终于被逼到了角落,脖颈被他用力扼住,他一字一顿的警告我:“以后不许再随意走动!”

“我要离开这里!”

“迟早会让你离开这里,但不是现在!”他声若寒冰。

我委屈至极,想要拂开他钳着我下巴的手,然,根本就是徒劳。

我试图趁他不注意的时候逃离这里,然而,他总是能够在我接近大门的时候,突然出现。

而最后一次,当他再度抓住了准备逃离这里的我时,好似被我耗尽了全部的耐性,竟是直接就将我推倒在地。

“嘶拉——”

衣料被撕碎的声音如同凌迟着我心的刀子,而我也终于见识到了他的粗暴。

“混蛋!”我咬牙咒骂,抬手试图给他一拳,然而,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那一下狠过一下的力道,让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也不知道这场惩罚式的情爱持续了多久,我再度醒来的时候,是在外面,寒风冷飕飕的自耳畔拂过,我的手一点点的抠紧松软的泥土,心如同滴血。


合乐娱乐平台 www.heley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