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少宠妻微微甜》许清颜/季凉城全文在线阅读

  • xpjwv.cn   来源:宁宁网   2020-08-11 05:56:25  
季少宠妻微微甜第15章 尖叫

许清颜停在楼梯上的脚动起来,她看着季凉城,手上快速删掉许婉婉发来的信息。

心虚如影随形的跟着她。

“我朋友刚给我电话,辛蕊家破产了。”

季凉城冷漠的脸,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他用拇指在报纸的边缘磨了下,“要怪我?”

“没有。”

许清颜摇摇头,走到餐桌边坐下来。

同往常一样,今天的早餐是西式的,牛奶放在她左手边,而右手边,则是切好的面包切片和火腿。

她拿起玻璃杯,稍润了下嗓子,“昨天她把你气的不轻,什么都不做,不是你性格。”

男人的声音冷硬,似乎有些不快,“你认为我只是在给自己出气?”

许清颜面上露出一抹思索,她认真的努努嘴,“嗯。”

“呵。”

季凉城态度不善的笑出声。

许清颜眨下眼睛,不想老虎嘴上拔毛,赶紧把话补上,“但我知道,你更多的是在给我出头。”

季凉城不说话了,许清颜一颗心提在嗓子眼,她三不五时的拿眼睛偷看男人。

“不好好吃饭,小心胃疼。”

“……”

挨说了。

许清颜鼓鼓腮帮,收了心。

季氏楼下,刚一下车,呼啦啦几个人连跑带颠的涌上来。

许清颜听着这不小的动静戒备的回头看,辛蕊以及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正灰头土脸又面带急切的看着她。

不,或许不能说是看她,他们主要看的其实是季凉城。

没什么可怀疑的,这明显就是辛蕊和她爸妈,他们一家三口。

对比昨天辛蕊的趾高气昂,现在的她,掉了不止一个档次。

她的脸上带伤,衣服褶褶巴巴,还挺脏的。

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许清颜也不是很有主意。

她跟着他们一道,将眼睛投向季凉城。

向来高傲冷漠的男人,看起来完全免疫。

他好像见怪不怪,根本不放到心上,对辛蕊这一家人,完全视而不见。

“季总,小蕊得罪您的事,我听说了,今儿我特意带她过来,随您打,随您骂,怎么都成,只要您出了这口气,高抬贵手,放了我们辛家吧。”

辛蕊的父亲走出来,他搓着手,满是褶子的老脸,勉强的挤着笑。

这一幕,其实挺尴尬的。

许清颜下意识的朝辛蕊看,她在想,辛蕊一时图个嘴上痛快,结果给家人带来这么大的负担,她此时该是怎样的心境。

没想到,她看见的,会是辛蕊眼底压制着愤怒怨毒。

辛蕊看起来特别恨她,是类似于那种扒皮拆骨一样的恨。

显然,季凉城打压她家的账,辛蕊记到了她许清颜的头上。

他们两这个仇怨,结的更大了。

“道歉,小蕊,你快点过来认错,我跟你说什么了?你还在使什么性子?”

季凉城不说话,辛父转过头,伸手拉扯辛蕊的胳膊。

辛蕊冷拉着脸,不似对许清颜的怨毒,面对季凉城的时候,她收敛了情绪。

“季总,对不起,昨天的事是我不对,麻烦您高抬贵手,别跟我计较,行么?”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我不该那么想你。”

“其实我以前有看过你的采访,但我没看过你真人,我曾经,不,我现在也很崇拜你的。”

辛蕊马屁拍的有点不符合事宜,当然即便她挑到了对的时间,以许清颜对季凉城的了解,辛蕊这几句奉承话也没什么用。

季凉城现在的高度,他什么好听的话没听过?

男人始终缄默,他的态度,从始至终,就像是在看一场与己无关的戏。

他的手,忽的伸到许清颜面前。

许清颜不太理解,一脸懵的看着他摊开的手掌。

“卡。”

卡?许清颜眉角困顿的锁到一起,蓦地,她脑子里一个想法冒出头,她想,她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

好在今天她出来的时候,习惯性的又带了手包。

她埋下头,拉开包上的锁链,昨天辛蕊的那张卡被她翻出来。

许清颜正想将卡递交到季凉城的手上,他手掌一翻,直接扣住她的手背。

她被他拽了一下,脚步晃动的往前站了几步。

“辛家的资产正在清算,这个,是昨天辛小姐给我贴的价。”

辛蕊的脸由白变红,又由红变白。

辛父抬手擦了把额头上的汗,“季总,小孩子不懂事,她被我们惯坏了,您再给次机会,我们辛家给你当牛做马,什么都行。”

辛母看起来有些内向,斡旋的事,她从头至尾没有开口的意思。

但她的脸,一直都是惨白的。

她的紧张程度,并不比任何人少。

“当牛做马我不需要。”

男人的唇瓣半弯,“辛蕊,是吧?想想你该怎么做,表现好,这里的钱,我给你翻十倍。”

辛蕊红着眼眶,一副委屈至极的看着季凉城。

她看起来像要卖惨。

“机会只有一次,不珍惜就算了。”

季凉城环住许清颜的腰,作势要离开。

“许清颜”,辛蕊咕哝了下,声音含糊,“我给你道歉。”

“这种程度不够,那就守着你的骨气吧,祝你好运。”

季凉城的神情冷到冰点,他带着许清颜转身,不愠不火的开口,“呵,颜颜,想让你看的戏,看来还需要一点时间上演。”

他凉漠寡淡的调子,有些欠揍。

许清颜撇撇嘴,不知道要怎么接话。

她其实没多想看辛蕊放掉自尊的样子,她自认跟辛蕊并没什么不得了的仇怨。

昨天的事,她已经不气了。

可面对给她出头的季凉城,眼见着他正在兴头上,她没胆子说那些扫兴的话。

蓦地,在她身后,传来一道尖叫。

那是女人的动静,并且,绝对不是辛蕊的声音。